国外人体摄影网

国外人体摄影网风雨过后见彩虹-暗恋那些年 (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凤凰网)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都感到非常憋屈,非常心痛……因为我从16岁到现在26岁暗恋了十年的人,同时也是我很铁很铁的好朋友,昨晚打电话给我说,想借我来锻炼自己成为他女朋友的好男友,将来的好丈夫,因为他真的很爱她,希望把最好的都在她面前展现出来。。。认识十年了,我还是头一次听他说这么深情的说话,可惜不是为了我。  不过我也明白的,爱他就希望他幸福快乐嘛,于是我也就迷迷糊糊答应了,然后听到他很兴奋的样子说就从这周六开始。我挂电话后狠狠地哭了一场。默默地爱着一个人十年了,如今被这个人亲手枪毙了我这十年的真挚情愫,我连表白的机会都没有了,早知我应该主动点,或许起码会有机会成为他某个时期的牵手对象,现在连机会都没有了,人家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我想撕海报,我想撞墙,我想挖个洞把自己埋了!  算了,我也赶紧找个人嫁了算了。就请允许我在这里悼念一下即将逝去的纯洁的爱吧。  那年,高一新生入学,大家都安安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听着老师作介绍,当时我坐在靠窗边的座位,突然与我一窗相隔的走廊上一个身影飞快地奔驰而过冲进来在教室门口急刹住了,全班齐刷刷地看过去,是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和《那些年》里柯景腾的形象有点相像,就是那种看起来很帅,笑起来很坏的那种,但柯景腾是比较可爱型的,他是比较俊朗型的),目测183-185cm,当时全班都肃静地看着他,他则脸不红气不喘地摸摸脑袋坏笑着跟老师说:“不好意思,我迟到了。”老师笑说:“没关系,不过你是没资格竞选班长了。”然后就在大家的哄笑当中他走到最后面唯一空着的位置坐下了。   对,老掉牙的的结果是,正值情窦初开的我脸红红地认住了他,我猜全班女生被他吸引住的应该不止我一个吧。也许是因为他俊朗的外形,也许是因为他给大家特别的第一印象,总之我就在那时开始暗恋上他了。  叫他小宇吧。当然,读书时代没有人叫那么亲切的,即使是很铁的好友也都是直呼其名,但我在心里和日记里都只称呼他的单字,好像这样就能跟他比较接近。  高中生活慢慢开始,大家也都逐渐熟悉起来,我的性格属于比较乐观开朗那种,跟班里的男生女生都可以混得比较好,这也有利于我从正面背面侧面全方位地八卦小宇的事情。在学校里他很出名,按现在的词语来形容他:高富帅,而且篮球打得很好,足球也行,校内游泳比赛获得过冠军。这里说明一下,我们当时的高中是市里第一中学的附属学校,相当于教师质量很好的贵族学校,学生们不是zhengfu官员的子弟兵,就是家里做生意比较有钱的,还有就是像我这样的保送生,我当时是属于音乐保送生,主修钢琴,这个学校是市里唯一一个招收艺术生的高中,我爸妈都是普通打工一族,当时他们是咬紧牙关把我送进去的,到现在我都能感受他们对我的爱。  不过小宇的学习成绩不是很好,可能没有父母在身边督促学习吧。学习成绩不好加上个子较高,他一直都坐在班里的最后排,而我真正能跟他接触是班主任把我调到他前面的座位开始。因为我当时作为学校的音乐专业学生,从高二开始每天下午都要和其他音乐专业的同学在音乐室练习乐器和声乐,所以我们班主任和所有的班主任一样,把最重点培养的学生都往前面的座位调。那时我被调座位后不仅没觉得丢脸,还心里雀跃了好一阵子。班上和我玩得比较铁的两个女生天天揶揄我,说我吃了狗屎运,我是一早就跟她们坦白了我对小宇的感觉,其实她们也有点注意他吧,但仅仅是好感。  我当时的同桌也是修音乐专业的,是个高高美美、头发长长直直的女生,父母是做生意的,看起来是比较清高的千金小姐一名,叫雯雯。在外人眼中看起来她和小宇很班配,背景相当,样貌匹配,事实上他们的关系也挺友好,事实上班主任也在悄悄关注他们两个的动向,堤防早恋发生。好在,我这个人比较容易自来熟,加上我和雯雯经常在一起练琴,所以她对我很友善,也把我当班里的好朋友对待。正因为她和小宇的关系好,我也常常听到关于小宇的事,比如说小宇的父母就是做生意的,是家里的独子,但因为父母经常各地跑不常在家,所以他是跟奶奶两人住一起的。住在当时市里唯一的别墅区,足以见得他是多么的优越,高不可攀。就像黑夜里的萤火虫,去到哪里都能发光发亮。  和小宇坐前后排的日子慢慢习惯了,也在平常的三言两语中熟络了起来,可以聊天,可以嬉闹,还可以看他和雯雯打情骂俏,对,在大家眼中看来是打情骂俏。因为有时上课小宇会扯雯雯的头发,甚至用手指去拨弄她的发尖,然后雯雯习以为常地扭过头含笑着瞪他一眼。当时我有点暗暗的心酸,为什么不扯我的头发啊,我坐你正前面诶,难道是我的头发看起来很脏?还是不够柔软?有时他们还一起放学回家,因为他们家住附近。后来才发现,他和雯雯那么熟原来是有原因的。  有一个周五下午放学,我在音乐室练了下钢琴比较晚才走,经过学校室内篮球场时,看到小宇一个人在练习射篮,然后发现原来雯雯很无聊地坐在边上看着他打,雯雯也看到我了,像看到救星一样过来拉我过去一起坐,小宇看到我后问了句还没走啊?我说刚准备走。然后我心痛着但表现得若无其事地推了下雯雯,笑问到:你们是不是在一起了啊?雯雯说:“哈哈,他其实是我表弟,只不过从小到大我们都一起上学,我们都习惯了用对方来挡桃花,所以一直没公开身份而已。哈哈。”我瞬间休克过去!心里还开出了一朵小花~!  还记得高二那年的愚人节,小宇当时的同桌把小宇和我的鞋带绑一起了,因为雯雯那种冰美人是不可能出现任何糗场面的,那家伙也没这个胆量惹她。结果下课后小宇猛地站了起来往外冲,我瞬间被连带拖了起来,两人站不稳一起摔了狗吃X,我压在小宇身上倒在一起了,然后我爬起来时脚一滑又重新甩到他身上重重一压,当然很狗血地也压到了他的重要部位,他表情痛苦地捂住那里久久起不来。还是雯雯端下来帮我们解了鞋带然后拉我起来的,然后小宇就飞奔着追打那个该死的同桌了,不过后来想想还有点感谢他间接为我制造了第一次和小宇的近距离接触。当时全班同学笑到脸都绿了。后来上课时,小宇扯了一下我的衣角,我扭头过去,他低沉着声音问我:“你有没有摔到啊?”我认为当时我的脸肯定是刷地一下红了的,我摇摇头小声说了句没有。其实平常我们也有说有笑,但突然听到他像是出自关心的询问我,我就有点小开心和不自在了。   有一次学校举行一个主题叫“展现青春,舞动人生”的文艺表演,当时我们班由雯雯策划了一个很好的节目:舞台中间几名同学在跳青春动感舞,两侧分别是男女同学穿着代表健康向上的青少年形象的运动服走秀,班主任和其他老师一致认为我们的节目意义很好。我和小宇都被安排表演走秀环节,而且还是一对。  当时我们已经混得比较熟,有一次晚上排练完差不多9点,他说送我回家,我也欣然接受了,反正当时虽然喜欢他但也没有想很多情情爱爱的事情,就是感觉心里只是有一个天天见面但还是思念着的人,而我也没敢想要跟他谈恋爱的问题,第一是我不敢表白,第二是不知恋爱到底要怎么谈,第三他即使有雯雯做挡箭牌但还是有很多为他倾心的女生,我算是很普通的一个,现实中我们还是像其他同学那样嬉闹。从学校到我家的那段路是沿着河堤走的,那时是夏天,那天晚上特别闷热,所以河堤上也不如往常那么多人,我和小宇边走边说笑,他跟我讲NBA季后赛,我跟他说我家的小狗最近好像是怀孕了,很平淡,但很快乐。  走着走着突然下起了大雨,我们都没带伞,走在河堤的路上也没有什么建筑物可以避雨,小宇握住我的手跑了起来,老实说当时我是第一次被男生拉着手,而且还是自己心仪的人,所以现在想起来还能体会当时的紧张。大概跑了几分钟后我惊见我妈撑着伞迎面走过来,是因为下雨知道我没打伞特意来接我的。我马上甩开小宇的手,他愕然地看着我问我怎么了,我很囧地说我妈正走过来(回想起我就像是偷情被发现的感觉),然后我妈看到我们也跑了过来遮住我们,小宇叫了声阿姨,我妈应该没看到我们之前拉着手,所以也没多心,就跟小宇道了谢还递给他一把伞,然后我们就各自回家了。我很花痴地还记得,那天晚上睡觉时我的心还甜甜的。  当中还有很多美好回忆不能一一细诉,只挑重点。  高三上半学期的时候,有整整一个星期小宇没来上课,雯雯说他父母正在帮他办新加坡某大学的入学申请和出国手续。我顿时无比失落,只在喉咙处发出了一个浅浅的“啊”字,雯雯见状揶揄我说:“你不是也喜欢他吧?”我欲盖弥彰地马上反驳:“我怎么会,只是好奇问一下。”我还记得接下来的日子我有多沮丧。  原来我们一开始就不是同一世界的人,那段时间我很难过,因为我有想过我们还会一直在一起的,虽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但起码可以以好朋友的身份生活在他身边。我还幻想可能我们会在同一个大学,大学里我们的各种生活,各种有可能出现的情节,我都很狗血地幻想过。但现在简直是异想天开了。于是我在小宇回来上学后还一直沮丧得不想看到他,不想跟他再有接触,我没办法像对其他好朋友一样欢笑着和他创造在一起相处的最后时光。在学校他照样跟其他同学一样打打闹闹,大家都知道他准备出国了,越来越多人围在他身边转,唯独是我变得比较沉默。终于他发现了我的异常,在一节课上他传纸条给我:  “你最近怎么了?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难道是舍不得我?”(还画了个很丑的奸笑脸)  “你少不知廉耻了”(回他一个鬼脸的图案)  “不用不好意思的”(画了个很丑的“帅哥”)  (回他一个呕吐的图案)  “那你干嘛都不怎么说话了啊”  “我心疼我家小狗最近生病了。那你什么时候走啊?”  “快了,可能下月底或下下月初”  “啊,怎么不是明天,你走了我就安静了”   ——然后,足足有10分钟他没传回给我,我还以为他觉得无聊不想写了。后来他还是传了回来。  “那我就不走,继续扰得你不得安宁”  然后我就没敢会了,心脏澎湃跳动,这句话的分量可轻可重,曾几何时我有点相信他是不是也对我有点好感。  终究他还是在半个月后离开了学校。  他出国前的一天晚上,学校和班里的很多同学都去了他家玩,为他送行,和他告别。我作为他在班里关系比较好的女同学,我理应出现,但我怕自己难过得在大庭广众之下哭出来,所以我躲在家里装病没去,我玩得好的几个同学和雯雯都分别打了几次电话来叫我,我都叫我妈说我病了,我妈应该猜到我的心思,但没多问,现在我很感谢她当年的理解和大量。那天晚上我哭着睡着了。  第二天雯雯交给我一个盒子,说是小宇托她交给我的,雯雯也应该懂得我的心思,但没有点破,也没有调侃。回家后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盒子,里面装着一个手掌大小的水晶篮球,还有一张小纸条,写着:“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篮球比赛获得的奖品,你代我好好保存,或许我以后会回来取的。I will always value our friendship。”  我为最后一句话狠狠地心痛着。到很后来我才明白,或许他真的有喜欢过我,只是我们年纪还小,而且未来偏差太远,所以大家一直都没表露心声。又或许是我一厢情愿,但我更愿意相信直觉。  后来我如愿考上了一所音乐学院(我生活在省会,所以大学也没出去过其他地方待),毕业后在一所私立贵族学校当音乐老师。一直到现在为止也交过两个男朋友,可能是我心里一直惦记着另一个人,总觉得自己还是有机会。所以两段感情我都不是很投入,后来就不了了之地分手了。爸妈都很为我焦急,我感觉我也敷衍不了多久了,加上小宇现在都有了这么固定的女朋友,所以写完这篇心路历程后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彻底死心了。  其实这些年我和小宇一直有用MSN和Email联系,什么都说,还知道他在那边也交过几个女朋友,其中一个是韩国的,两个是新加坡的。关于我们各自的恋情大家很默契的从来不多说,只言片语一笔带过,我也说不清是为什么。  后来我如愿考上了一所音乐学院(我生活在省会,所以大学也没出去过其他地方待),一直到现在为止也交过两个男朋友,可能是我心里一直惦记着另一个人,总觉得自己还是有机会。所以两段感情我都不是很投入,后来就不了了之地分手了。爸妈都很为我焦急,我感觉我也敷衍不了多久了,加上小宇现在都有了这么固定的女朋友,所以写完这篇心路历程后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彻底死心了。  其实这些年我和小宇一直有用MSN和Email联系,什么都说,还知道他在那边也交过几个女朋友,其中一个是韩国的,两个是新加坡的。关于我们各自的恋情大家很默契的从来不多说,只言片语一笔带过,我也说不清是为什么。  其实让我一直不死心的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知道小宇会回来,可能就是心中一直有这个信念让我一直等待。他终于在今年4月份的时候回国了,现在在他父母的公司工作,他是家里的独子,理应接手家族事业。他回来的那天晚上我和雯雯、雯雯的丈夫还有当年高中玩得比较好的三个男同学出去吃饭了,将近7年没见,他看起来更加耀眼,当年的坏笑和稚嫩消失了,取而替之的是一份成熟和稳重。但我对他完全没有陌生感,因为一直都有联系,知道大家的近况,只是我心中还是比较激动,他和那三个男同学互相捶打,互相调侃,而他和我只是相视一笑,很默契地。  自从他回国后我们也有时常见面,但他刚进公司就很忙,什么都要学要管。现在的我更不敢向他表白,因为他让人感觉更加优越了,完全不是我这种平凡小女人能够高攀得上的,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所以我还是默默地将这份心意埋在心底。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他前天晚上居然打电话跟我说他认认真真的爱上了一个女孩,他感觉对方也对他有意思,但他还是希望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在那女孩面前展现出来,才够power去追求人家,因为他认定了这个女孩就是他未来的另一半了。(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真有一种强烈的错觉,那个女孩就是我),然后他说想借我来练习一下怎样做个好男友。我脑子轰的一下炸响,强忍着心酸问他:是什么大美人这么吸引你啊?他说是他公司的一个女同事,是个让他感到很亲切很舒服的女孩。  今天早上(确切来说是6月9日)10点多的时候,小宇来电了。  “丁丁你这两天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要做?”  “也没什么啊,怎么了”  “那我们去海边玩两天吧,好不”  “啊?你都不用工作吗?”  “工作哪里比自己的终生幸福重要,哈哈,你赶紧收拾一下,我待会去接你。”  “哦,好”(我还处于朦胧状态)  然后我就简单收拾了两件衣服和一些必需品,穿了一条连衣裙长裙,扎了马尾,化了淡妆,目的是为了遮住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由于一晚没睡好想了很多,我此时的心已经没有太大的波澜,很平静地迎接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  大约半小时后小宇来到我家楼下了,他也穿了一套休闲服,白色POLO衫+一条深灰色的休闲长裤,给人一种很清爽的感觉。而且,他的笑容很耀眼。然后我们买了些面包和矿泉水,就往海边的另一座城市出发了。  他没有提他喜欢的那个女孩子的事,我也没主动问他,我们一直在若无其事地聊天,他眉飞色舞地跟我口述重播昨晚的波兰VS希腊,我一边吃面包一边听,偶尔附和几句。  他说:“你喂我吃吧。”  “你傻了,你又没有双手开车。”  “我也在锻炼你成为一个好女朋友啊,所以你现在有机会开始要学了,还不谢我?”  “喂喂,大哥,你要搞清楚状况,是你逼我帮你的好不好,加上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一个好女朋友。哼”  他很邪恶地笑了声,说“那我从今天开始见识下”  听到他这句话我心紧了一下,没吱声。  结果我还是没有喂他,只是帮他拆开了包装纸,他自己腾一只手出来吃的。  车里正在播放Westlife的《Fool again》,我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很喜欢Westlife,这张CD还是上个月我和他一起去买的。想起那次和他一起买CD的一段小插曲,那天晚上我们去外面吃饭,他开车送我回家时经过一家大型的图书、音像店,我叫他陪我进去买几本钢琴琴谱。然后我在挑书,他则在音像区选CD,我挑好书后走过去看到他拿着Westlife的一张经典专辑,在CD机前戴着耳机试听,我过去边摘他耳机边说:“我也要听听”。  就在这时候,我们高中的班主任和她女儿正走过来,我和小宇都有点惊喜地叫到:“张老师!”,张老师一愣,看着我们思索了3秒也开始激动起来,说:“是你们啊!小宇和丁丁!”  我说:“是啊,老师你还好吗?”  “很好,很好,好多年没见过你们了,小宇你不是去新加坡了吗”   “回来了,在我爸公司帮一下忙。”  然后她还爆出了一句:“诶,你们两人不是在拍拖吧?”  我抢着理直气壮地说:“没有”  “呵呵,小宇啊,当年我们都很担心你和雯雯会不会早恋,还好你们还算自律。”  我和小宇相视一笑,小宇说道:“其实我和雯雯是表兄妹。”  张老师颇为惊讶,然后开玩笑说道:“难怪你们都长那么出众,原来是家族基因呐。”  ……然后我们就在互相了解近况,寒暄了一会。  他边吃面包边口齿不清地跟着CD唱,但仍然能听出他的英文发音很准很好听,想起他以前高中的时候英语是很烂的,终究是个海归啊!然而,听着听着我突然很气,气得在心里骂脏话,丁丁啊丁丁,你一个晚上在憋屈在纠结,纠结得快心肌梗塞而死,人家可好啊,看了一夜的欧洲杯今天还精神奕奕地在哼歌!气着气着加上瞌睡虫袭击,我渐渐睡着了。  很丢脸地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目的地,车子停在一个面海的酒店前,我迷迷糊糊地张开眼就看到了小宇的侧脸,他正在玩ipad,我偷瞄了一眼,原来他是在看Email,应该是公司的,看得很专注。  我半眯着眼端详他完美的侧脸,不多加形容了,免得说得越来越白被人肉出来。。。偷看了大概几分钟,他突然转过头来对着我,我已经来不及赶紧闭眼装睡了,吓得定在那里睁大眼睛不敢动,小宇看到我的囧样哈哈大笑起来,问我:“你干嘛啊?表情那么狰狞地看着我!”  我囧得结巴:“我我我刚醒就看到你了好不好”  “你明明就是在看我,我眼角可以扫射到的”  “我哪有看你,我在看你那边的风景,只是见你看ipad看得那么专注才没叫你啦”(后来很丢脸地发现自己前后矛盾)  “虽然我长得好看我知道,但被这样盯着看我会不好意思的”  “你太自作多情了”  “那你干嘛流口水”  我惊得下意识地秒摸自己的嘴角,没有口水。这个举动又惹得他很邪恶地哈哈大笑。我生气地对着他喊:“我走了!不帮你了!”然后要开门下车,他马上拉着我的手肘说:“别别别,开下玩笑都不行啊,走吧,我们先上酒店放下东西。”  然后我就很没骨气地跟着他进酒店了,吃穷你,玩穷你!  当然,我们不是在拍偶像剧,我们是分开住两间连着的房间的。房间面朝大海,可以将大半个海湾的美丽景色一览无遗,尽收眼底。海是那么的蓝,阳光是那么的灿烂,海水缓缓地一涨一退,像丝绸一样柔和,微荡着涟猗,地沙滩上的人们看起来都很幸福。我站在阳台幻想着,假如我能和隔壁房那家伙在这里相拥着看日落,那该多浪漫啊,可惜我一直没忘记他叫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想到这里心还是咯噔地往下掉了一格。  就在我一直很花痴地发呆的时候,小宇在隔壁阳台出现了,朝着我叫:“又在发呆,网上说人越发呆就会变成自然呆了。”我心想你就不能少损我一会吗?难道你也这么对你公司那个女孩吗?我哼了他一声。他继续说:“走吧,我们去吃海鲜,我快饿死了。”我一看表,原来都两点多了,我怎么就没饿呢。   后来我们到了酒店附近的一家餐馆吃饭。席间我忍不住问他:“透露点听听,是个怎样的女孩啊?”  “那么八卦干什么”  “喂,你要我帮你,你总得让我知道是什么性格的女孩啊,不同性格的女孩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我应该比你懂吧,我好帮你分析啊,要不然……”  他打断我说:“好好好,我说,我说,眼睛大大,鼻子高高,嘴巴小小,头发长长……”  轮到我打断他:“停!你说的是洋娃娃,现实不存在,你还是说下她的性格吧”  他想了下说:“动静皆宜”  我翻白眼:“你是用个肺来说话的吧”  然后上菜了,我也没多问,大家自然而然地换了话题。  饭后,他提议去潜水或玩水上摩托,我很卑微地说:“我不会”  “潜水有教练的,水上摩托我也只是去年和同学去马尔代夫时玩过一次”  “啊?你什么时候去了马尔代夫也没跟我说,是和前女友去的吧?”  “嗯”  虽然心知肚明但也不想听到他亲口说明,我瞬间心揪成一团,说不出话。  他低下头凑到我面前问到:“怎么了”  我强忍着心痛,极力表现得若无其事地说:“羡慕妒忌恨啊,去马尔代夫可是我的梦想”  “那我跟你去”  “算了吧,那地方都是一对对去的”  然后大家都没说话了。  后来我以怕晒为由拒绝了他的提议,改为在酒店内的游泳池游了一个多小时的泳。累了时我坐在池边看到小宇像鱼一样灵活自由地在水中穿梭畅游,还记得当年他拿过的游泳比赛冠军,我替他雀跃,鼓掌,甚至比他还高兴。无忧无虑的日子总值得让人回忆,很多往事随之而涌现在我脑海中,在我眼里,他依然是当年的他,从没变过,从没离开过。   他看到我在池边坐着,向我游了过来,大家都没有说话,只是相互注视着,有一瞬间仿佛我身边的一切都是静止的,真愿意就这么一直停留着。我心里有一份微妙的感觉——他此刻的这份注视是属于我的。  还是我先打破沉默的,我怕再这样被他看下去我会忍不住哭出来,我说:"我累了,先回房间休息一下"没等他说话我就溜了,回到房间不争气地还是哭了一小会。  我洗了个澡后差不多六点半了,加上游泳特别消耗体力,所以特别饿,于是我主动打电话给小宇,他正在上网处理文件,过了一会我们到了酒店二楼的西餐部解决晚膳。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饭后我们在海边散步,身边很多一双一对的恋人,有牵手漫步的,有相拥对望的,也有互相依偎遥望大海的,我多么渴望我和小宇也以其中一种形式进行着。 然后我提议骑双人自行车兜风,他应允。我们前面不远处有两个女孩也在骑着自行车,坐前面的是个短发女生,相较后座的那个娇小长发女生要显得高大不少,她们一直小声说话大声笑,看起来很快乐。我们则在后面缓缓前进,小宇一边吃力地蹬着车一边骂咧根本没动脚去踩、舒舒服服地坐着、还时不时捏他腰间的肉的我(因为我实在太累了),越骑越慢。突然两个女生骑到一棵大树前停了下来,短发女生把车停好后,揽过娇小女生的腰,一手托起她的下巴拥吻起来!我看得目瞪口呆,算是长见识了!小宇倒像见过大场面的异常淡定,还说:"难怪现在这么多像我一样的光棍,原来女孩子都跑去同性恋了"然后他跳下车直接用推的,调头往回走。  我还坐车上没动,偶尔回头张望那两个女生,一路被他推着回去还了车。然后我们就在海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了下来。  海水拍打上沙滩,我脱了鞋把脚泡在水里,海风扑面而来,空气中夹杂着阵阵海腥味,很清新。  我们很自然地挨着而坐,不着边际地聊,后来他说:"唱首歌给我听吧"  "不要"  "唱吧,我好怀念高三那年迎新晚会时你独唱的那首英文版<明天会更好>"(突然显得有点矫情)  "啊?哪有独唱,是我们音乐专业的同学大合唱好不好"  "不是有一段只有你自己唱的嘛,我还记得是哪一段"  然后他自顾自地哼了出来,我一阵莫名的感动和窝心,迎上他一起唱----  Come out from your corner  No doubt in join us  You can decide the future  Devote your youthful power to this world  Come together, hand in hand together   I know you'll do  We pray and believe  that tomorrow will be better.  "真好听,继续"  "都老掉牙的歌了,歌词都忘了"  "呵呵,那你就随便唱一首你在学校教的曲子吧"  “唱不出来,感觉好奇怪”  他笑着躺了下去,双手叠在脑后,他的眼前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星空,对着星空好想在深思什么。我也跟着躺下,他很自然地托起了我的头,把右手臂垫在我的脑袋后,让我枕着。有那么一瞬间我的心融化了,眼眶一热。他突然看向我,我也大胆地双眼迎上他,似乎就要KISS上了。  就在这时候很戏剧性的杯具来了——我电话响! 我像触电般弹了起来,一看是我妈打来的 “妈,什么事”  “丁丁,阿翔和他妈妈过来我们家了,你跟他聊聊吧,还有啊,你也真是的,去旅游就让阿翔陪你去嘛”(阿翔和我同样是苦逼的人,都分别被自己人贩子一样的妈互相推销,他比我大3岁,各方面条件也不错,但其实我们两个心里都有其他人,都只是很默契地迎合着两位心急的妈妈)  “哦,好吧”  那头传来阿翔的声音:“丁丁,去玩也不叫上我啊”  “哈哈,那你来啊,我在XX等你”  “算了,你和朋友玩开心点吧,我们下次再单独去~~”(后面这句他应该是故意拖着说给两位妈妈听的。  “知道了,那我回来再找你”  我和阿翔像好朋友一样,也有时常一起出去吃饭、看电影,就在一来一往中我和阿翔也已经很熟络了。挂电话后我还一直在浅笑,回头看小宇原来一直盯着我看,眼神有点冷。此时海滩很静,应该是他听到了我和阿翔的对话,我正要说话时他突然冷冷地坐了起来,说:“走吧!回去看足球”然后不等我说话就站了起来,我只好跟着起来和他一起往酒店方向走了。  昨天晚上我躺在床上一直在想,他在生什么气呀?假如他是在乎我的他为什么不说?还跟我说他爱上了他的女同事,难道他是想鱼与熊掌兼得吗?还是根本在捉弄我,或者是我自己胡思乱想。  天公不作美,昨天还晴空万里,艳阳普照,然而从今天凌晨开始下起了大雨,本来计划今天我们开游艇出海玩的,看来是要泡汤了。今天的早餐服务员直接送进来房间,我享用完这豪华美食了小宇还没出现,于是我就打电话给他,他似乎还在睡觉,大约十分钟后他已经穿戴整齐过来敲门进了我的房间,一咕噜地躺到我的床上去了,看起来精神不是很好。  “你昨晚看球看到几点啊?”   “不知道”  “吃早餐了吗?”  “不想吃”  ……  昨天晚上若有若无的暧昧和最后的不欢而散,让我们今天见面后都颇为局促和尴尬,这是认识那么多年从未发生过的。我很讨厌现在这种气氛,于是我装作没事地捶了一下他的胸口,说:“干嘛死气沉沉的,像个糟老头” 他看着天花板,说:“我不知道你有男朋友了,之前我要你帮的忙你忘了吧,免得你难做”可能是我的错觉,听他的语气有点酸。 我还没来得及解释他就接着说:“还有,你收拾一下吧,我今天公司还有点事,提早点回去吧。”然后就站了起来走出去了。  我气不打一处来,好像我欺负了他什么的,而且我有点受不了他叫我来就来,叫我走就必须得跟着走。此刻我也懒得跟他解释了,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而事实上我更摸不透他的真实想法。其实我也比较倾向相信他是对我有感觉的,至少有那么一点,如果是真的话只要他说出来我一定会答应,可能真如楼上有个网友说的,他是在探我的态度,假如是这样的话,现在事情越来越复杂了,演变成互相猜不透,孰真孰假,还有待观察。  然后我们退了房便开车离去。正在下着大雨,但他竟然开得很快,即使在高速公路上限速120km/h的地方他都开到140左右,我敢怒不敢言。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什么,车窗关得很紧,把外面的风雨呼啸声几乎完全隔挡开去了,车里没有音乐,无声无息,小宇的样子很冷,比空调还冷。然后冷得我打了个喷嚏,他看了我一下然后用右手握住我的左手臂,被他这么似软非柔的一触碰我还真起了鸡皮疙瘩,随即他松开手把冷气改成了送风。  经过服务站时他还是比较体贴地主动停了车让我去一下洗手间,因为知道他没吃早餐,我顺便在便利店买了块蛋糕和一支咖啡,上车后,在他还没驶出前,我看着他说:“我买了蛋糕给你,你吃,让我来开车吧。”  他瞄了一眼蛋糕,说:“我开吧”,然后将车子驶回公路上。我心想你需要那么冷吗?不怕被自己冷死啊?  他的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拿过我手中的蛋糕准备拆包装,我跟他说:“下大雨小心点开,我喂你”。没等他有所反应我又拿回了蛋糕,拆开包装递到他的嘴边,他显然是愣了一下,但没有拒绝,只是也不代表愿意接受,因为他三口并作两口就把蛋糕吞了。但我可以感受到他把车速放慢了不少。  我很伤感,昨天我们还好好的,就因为昨晚我接了阿翔的一个电话而把原来暧昧的气氛给打破了,当然这完全不关阿翔的事,反正我现在的心情很忐忑,不明所以。  就快到A城的时候,阿翔打了电话过来:  “美女,回来没有啊?”  “在路上了”   他还是不说话,一直用圈着我的手摩擦着我的手臂。  我又说:“那你和阿翔聊了什么?为什么他说你喜欢的不是我?”  “是我叫他帮我隐瞒的,当我从他口中得知原来你这傻丫头也一直喜欢我的时候,我就决定这个周末把你约出来,按我原来的计划实施,呵呵,没想到你倒迫不及待地先说出来了。”  我有点恼羞成怒想再次推开他,他像是意识到我会这么做所以圈着我的手更紧了,我动弹不得,其实那一刻我的内心很澎湃很激动。我是很强烈的感受到他对我的心意,也是从高中开始,虽然比我晚一点,但我不介意。。我们一直聊一直聊,聊得不想走,幸福来得太突然。  回到车上。他送我回家。但是我可以说,我们没有像一些朋友猜测的滚床单去了。他开车的时候一直用单手握着我的手,谁都不想放开。在某个红绿灯等待时,我们kiss了。  车子开到我家小区门口前停下来,我不让他送我进去,省得会被我妈看到又要对我磨磨唧唧。虽然夜已较深,但无奈路灯明亮,行人尚有,所以他只是飞速地俯过来在我唇上印了一下。  我几乎是三步一回头走回家的,在我很不舍地拐弯进去前他还在那里。  突然我就被自己感动哭了,我发觉这些天我的心脏跳动很大浮动,不知会不会落得个心律不齐。。。  回到家后爸妈都已经睡下了,我兴奋地抱起在门口迎接我的巧克力冲进房间转圈圈,然后还很幸福地收到小宇发来的短信,只有3个字,对,我不写出来了,大家知道的。  睡觉前我们又聊了差不多半小时的电话,最后还是我实在太困顶不顺而挂线的。  现在轻松了,回头看看发觉我们都很傻很天真,那么多年了假如我们其中一个先说出口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互相折磨了,不管怎样,现在的我很幸福。  我不知道将来我和小宇是不是可以一直走下去,但起码我们现在互相拥有着,而且我相信我们也将努力维系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我们只是普通人,这只是我们普通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