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mi

commimi爱上有妇之夫的女人  公司聚会上,初次见到许志明和杨芸芸的我顿时彼为感叹。他,大约三十来岁,差不多一米八的身高,高挺的鼻梁、明亮的眼睛,恰好弧度的嘴唇,说话温和,儒雅又睿智。  那天的他只是穿着一身简单的休闲衣服,白色休闲鞋,但依然无法阻挡他与生俱来的独特气质。  而她,大约二十八岁左右,光洁白皙的皮肤,齐耳的棕色短发,刚生育孩子不久的她,身材并末走样,反之一条紧身"的粉红色连衣裙把她性感的身材衬托得恰到好处,而言语手足中处处透露着自信与不容亵读。  短发,淡妆的她就那么静静站在他身边是那么的般配。  那一刻,我在心里感叹到多么令人倾慕的一对璧人呀。  那段时间我恰逢与男朋友分手,心情低落尘谷,看到如此艳羡的一对,更是惆怅万分。不由自主地一杯接着一杯灌醉自己。  因为我是服装设计师的缘故,近段时间不少高层人物要来我公司协助工作其中也包括许志明,之后的日子里我与他们有着频繁的接触,在设计方案当中大家各执不同意见。对于其他男人,我拒理力争,对于许志明,我持有饮配之情,能忍受他犯的一些小错误,很快,便被人察觉到了。  但对于外面的闲言碎语我一直置之不理,因为我问心无愧,我和许志明并没有苟且之事。而外头人对于我的负面评论越来越多。  其实他们不明白,对于许志明和他太太我都抱有倾慕之情。  最近一次聚会,许志明和他太太也在。那天的她身着白色连衣裙,化着淡淡的妆容, 立体的五官在棕色短发的衬托下更显得肤光如雪,气质出众,仿如嫦娥下凡。我想只有这样一位无可挑剔的女人才配得上这样完美无暇的他吧。  那晚我不禁与她攀谈起来。  "庞小姐还是单身一族吧?  还没找到(少妇口述,www.027XO.com)合适的呗!  "其实单身也挺好的,起码不用整天围着老公,孩子,双方父母,家务琐事心力憔悴。这不,昨天乡下婆婆还打电话过来,说身体抱恙让我回家伺候一段时间呢,她捧着自己如凝脂的脸颊笑道。  你真是个既幸福又完美的女人!我由衷地说。  夜深人静时我躺在舒适的床铺上辗转难眠时,想起了他们,不禁为自己的前程担忧起来。  是呀,我虽然有了独挡一面的能力,经济独立,工作稳定,但对于感情仍然一片空白。女人终究要有一个归栖之地的。许太太虽然什么也没做,但她是我二十多年来见过最完美的女人。  我第一次为自己感到悲哀。  在一次会议中,我突破重重难关,为许志明争取到了难的设计展示机会。他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透过眼神我捕捉到了他对我的感激之情。  不久后的一天,我收到了一个大型的"粉红色布娃娃,和一盒精美的巧克力。落笔是"许志明".  那一刻,我久违的温暖感曼延全身。  下午三点,当我接到他约我吃晚饭的电话时,口舌如簧的我竞一时找不到更好的措词来作答。  我笨拙的说"好"之后便勿勿挂了电话。  那天下午我为穿什么衣服,穿什么鞋子,化什么妆容而愁了半天。  后来,我特地穿上自己新买黑色套装,但又找不到原内衬,便随便找件白色衬衣搭配,又怕不合适,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眼着他的车子己在楼下己等候多时,而我发觉妆容因为太过紧张化得一塌糊涂,粉不服贴,眼线画得像个熊猫,口红颜色太过偏重,简直一无是处,慌乱的我急急忙忙跑下楼梯。  他微笑地看着我说"你今天真美"。 Tags:   脸颊排红的我说"许太太呢"  她去乡下照顾我母亲了。  今天就我和你吗?我意味地征住了。  "是喽"你以为还有谁?他笑(站长推荐:两性健康,www.yeeyeah.com)着说。  尴尬不己的我,真没想到,今天他副驾驶旁边的人会是我。  "穿得这么漂亮,我们不要辜负这件美丽的衣裳。"他将车子驶出去。  旁边的我紧张得说不出一句话,任由车子往前驶去。  工作这么忙,连恋爱的时间都没有真是辛苦呀,他说。  我看了看他,笑了笑。  听说你工作方面无比苛刻,是个很厉害的女人。其实我觉得你更适合做个贤妻良母。  谢谢你!我说。  在这你一言我一语中,车子渐渐驶入夏令营,在一家酒店的露台上进餐。海浪、薰风、紫色的天空,影树的红花绿叶。  我壮着胆子问他:你干嘛带我来这种浪漫的地方,你不怕我误会吗?  误会什么?"他抬头看着我问。  一时语塞的我接不上话来。  "我以为你会说:‘误会你对我有意思’。"  我的脸颊再次泛起红晕,我不傻,若许志明请我吃顿便饭,只是为了表达谢意,就不会说这些露骨的话。除非他──  我震惊。  应该不会的,是我想得太多了,再说许志明也不是这样的人!  我傻傻的看看他。  "喝点陈年老酒,这可是我花重金买来的哦。"说着,他娴熟的给我倒满酒杯。  在我知道发生什么事之前,我已经喝了不少酒,知道自己喝得多也有好处,我掩着嘴哈哈笑,不敢说错话。  这时他说:"你呀,看起来这么聪慧精明,其实私底下却容易脸红,说话又吞吞吐吐。"  我说:"公事公办时,当然义正言辞。"  "平时你也可以义正言辞呀,美女都可以据理力争的"  "我美吗?"我惊讶地看着他。  任何人都可以觉得我漂亮,但不是许志明,因为许太太的美无人可及,无人能比,任何人站在她面前都暗然失色。  "你还不知道吗?"他笑,"每个人都在谈论你的外貌时,都说这个铁蝴蝶私底下不知是什么样子。"  我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他。  "好,到此为止。"他擦了擦性感的薄唇说。  他的风度才华与手段完全摄住了我,恍惚中只好随他摆布。  凌晨时分我们才吃过晚饭,后来他又陪我散了步,赏完月色才回家。  第二天早上起床,我便找昨夜让我温馨浪漫的痕迹,在酒气熏天的余温中,找到了真实感。 Tags:   渐渐地我贪恋着他的约会,我们之间的关系逐渐变得暖味不清,见面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带着愉快而犯罪感的心情,时常一起共进晚餐,一起谈天说地,时间总是有限的,利用一切空闲时间,忽忙间带着惆怅,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了他,在他的关心与小礼物的攻势下,我想自己稍一把持不住,便会沦为他的女人。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量能长时间抵挡住他的魅力,可能是因为许太太的缘故吧,我怕插足她的婚姻令她不愉快,我还有点良知。  虽然我依然保持与许的约会,但却从来没有越过雷池一步,也许彼此都保持着神秘感,从而更加情意绵绵。  再次相见时他慢慢变得沉默起来。  一天他看着我柔情地说:"波波,我觉得自己越来越离不开你了,越来越爱你了。"  "你是不能对我有非分之想的。"我急急的说。  "怎么不行?"  "因为你已有一个完美的老婆和可爱的孩子,有一个幸福的家。"  "老婆?"他失笑,"你还处在旧时代吗"  "不,因为你与她是一对完美佳人。"  "一对佳人?"他仰起头哈哈大笑。  "笑什么?"我不解地问。  "你真是傻得可爱,"他说:"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美好。"  "我不懂他所说的意思。"我有点纳闷。  "波波,你能无条件地跟着我,真是我的荣幸"他垂下眼帘含情脉脉地说。  我仰起头,微笑说:"我和你又没做啥。"  "可你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都深深络在我心中,在梦里我吻遍了你的每一寸肌肉和你的灵魂,我相信你和我的感觉是一样的,这与真正的越轨又有什么区别?"  我瞬间涨红了脸。  "波波,我不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庭,但我有颗爱你的心。"  我插足道:"短暂无根的爱情。"  他拥我入怀,"总比无限的寂寞要好吧,波波,事业的成功并不能满足你。"  "你这是乘虚而入?"我笑问。  "也不是什么样的女人都能入我眼的。"他矜持地。  这个话我很相信。  "可是你老婆是个完美无暇的女人你还不知足……"  "我们结婚已经三年了。"  "三年时间并不长呀,你更不能对她心生厌倦。"  "你又不是我,你怎会明白?"他说:"我是真的爱你,没有其他原因。"  "男人的爱太过泛滥。"我说。  "是吗?可能是我从未有过恋爱经验,你既聪慧又漂亮,任何男人爱上你都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给我时间让我想清楚。"  "恩,我给你几分钟。" (美文摘抄,www.afbbbb.cc) "志明,给我半个月吧。"  "一个星期。"  "好吧。"他说:"这个星期我刚好要去外地办事,希望我回来之后你能带给我好消息"。  "志明──"  什么?"  "如果我的决定……是否还能不能够做朋友?" Tags:   "你放心,我们永远是好朋友,"随即脱下外套披在被冷风吹拂瑟瑟发抖的我身上,"我不是那种反脸不认人的人。"  他把我送回家后,在我额头吻别。  我在家想了很久,很久。  真的要做许志明的情妇吗?那将意味着遭人唾弃,即将堕入无底深渊,痛苦一生。每晚望眼欲穿地等着他,逢年过节却始终孤身一人,在面对他妻子时,不仅心生愧疚,心里百般委屈却要对她强颜欢笑,等哪天他对我的爱点点燃尽,等待我的又是什么?  我一个人过得无比逍遥自在,干吗要作践自已?除非是我爱他爱得无法自拔,往往人们为爱情赴汤蹈火。可我有真正爱上他吗?  他又是否真的爱我?  如若他真爱我,就会光明正大与我成婚。  我深深地叹口气,看来我们都爱得不够深。  第二天我收拾简单行李独自一人到许志明与我第一次约会的夏令营去排忧。  没过多久,一位时尚得体的女人抱着孩子迎面而来。她,正是杨芸芸。  世界真小。  她笑盈盈地与我打招呼,心中有鬼的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近好吗?波波。"她抱着孩子说道。  那女孩大概二岁左右,白(站长推荐:两性健康,www.yeeyeah.com)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秀气的鼻子,饱满的小嘴,再加上一头可爱的"自来卷",构成一幅天然的美丽图画,如她妈妈一样漂亮迷人。  我心中艳羡,她上辈子肯定拯救了银河系才会拥有如此可爱的女儿。  许太太微微地笑,像是看穿了我心中想什么。  我搭讪地说:"你婆婆身体好些了沒?"  许太太说:"波波你细心真好。"  我害羞:"没法子,出来混久了,难免学会些场面话。"  "难怪志明经常在我面前夸你。"  我一怔,头慢慢低下去。  我沉默着。  我忍不住问:"许太太,我与他之间的事,你知不知道?"  她抬起眼来,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洞悉世情。  她牵牵嘴角,仍然安定带笑意,"我早知道了"  我跳起来,"你──".  "你多大了?十六?十七?你以为自己年老色衰吗?我可要比你活得更长,"她缓缓的说:"我与许志明在一起五年了,他在外面做过什么,我怎会不知情?"  我震惊,"你难道愿意与别人共享一夫,你不心疼吗?"  心疼?波波,你是个有理想有宗旨的女孩,你还很年轻对志明的倾慕,我不是看不出来,他就是喜欢漂亮女孩倾慕他的眼神。波波,你不会以为他只有你一个女朋友吧?"  我呆住。  海滩上传来孩子们嬉水的欢笑声,风和日暖,但是我如置身冰窖之中。  "波波,毫无疑问你是他所交往女朋友当中最为出色的一个"她温柔的说:"只是我觉得额外可惜。"  我怔怔的落下泪来。  许太太佯装没看见,低头哄孩子。  "如果你相信我,回头是岸吧。"  "那么你为什么不同他离婚?"我问。 Tags:   她抬起头来,"不是我不愿意离只是舍不得孩子?"孩子必竟是无辜的。"有一件事或许你并不知道吧?当初许志明一无所有时,我义无反顾地跟着他,董事长父亲无奈地把"取经之道"传授于他,一点点提拔他的职位,如今他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也少不了我父亲的教导与提拔。  我心中如被铁锤击了一下。  她缓缓说道,波波我们都是普通人,外表的珠联璧合,并不代表婚姻有多幸福。"  我垂下头。  我潸然泪下。  许太太递给我手帕。  她叹口气,"我们都是受伤的女人。  我擦干了眼泪。  海浪缓缓的卷上来,又退下去,就如我的思潮。  我终于站起来,走到许太太身边去。  她微笑。  "我先走了"我说。  "是不是他带你来这里?"她轻轻问。  我没有再回答。  一星期后,许志明找到了我。  他照常穿着那套休闲衣服和白色波鞋,只是此时的我再次见到他不由自主泛起阵阵恶心。  "考虑得怎样?"他单刀直入。  我问:"什么?"  "呵,你在刁难我。"他不悦。  "你把你的要求再说一遍,"我说:"我想听清楚。"  "波波,你咋了?"  "就算我愿意进入圈套,你也该让我知道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圈套。"  "圈套?"他的脸沉了下来,"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你要我自愿无条件做你的情妇,直到双方有一人厌倦为止,是不是?" 他不出声。  "你连提都不肯提。"我笑,"你等我自己钻进圈套,就因为你是许志明──许多女人等着这样的机会。"  他勃然大怒:"如果你觉得不值,庞波,你此刻就可以马上拒绝。"  "我拒绝。"我立刻说。  他一怔。  "你别以为你送一束鲜花,一句我爱你。女人们就会送上门来,许志明,你不过是靠岳父起家的软饭男。因为自己抬不起头来,在外结识女人为发泄,就那么简单,是不是?"(少妇口述,www.027XO.com);  他的睑转为灰白,怒不可抑?  "再见。"我说。  能够做到这么决绝,我自己也惊奇了。  直至今天我才发现,原本我认为他们是这样十全十美的夫妻,事实证明他俩之间的关系千疮百孔,而我之所以倾慕他,只是源于他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我一直没有霸占他的私心,他不会明白这一点,如今他在我心中的偶像形像完全破灭我也没必要执着于此,只是幸好一切来得不是很晚,幸好没有掉进这段混乱的感情漩涡当中。  不久后,就听见他们两夫妻宣布离婚的消息,杨芸芸最终忍受不了许志明频繁背叛婚姻,义然决然地离开了他,而他岳父也怒撤其职,再次沦为身无可文的许志明。 版权声明:1、我爱故事网(5aigushi.com)已经获得原作者授权刊登,其他媒体及报刊未经许可禁止转载。2、以上稿件来自作者:瑶鑫宝贝投稿,通过E-MAIL投递。 Tags: